快捷搜索:

毛主席为何咬牙垂泪,高呼“天亡我也”的感叹

本文摘自《毛泽东和他的儿女们》,邸江楠,邸延生著,人夷易近日报出版社出版

毛泽东晚上老是独自一人坐在月光下仰望星空,发出长叹。

贺子珍生下的第二个儿子毛岸军因为体质太弱,也不幸短命了。

1933年9月,蒋介石亲任总司令,召集了100万队伍、200架飞机,猖狂地向中央革命根据地发动了大年夜规模的第五次“围剿”,意欲彻底扫灭共产党的血色苏区。

这次“围剿”,蒋介石采取了“碉堡推进、稳扎稳打”的战术,在根据地周围构筑了近3000座营垒,层层困绕,慢慢收缩,妄图徐徐耗损红军的有朝气力,然后探求红军的主力决斗,达到一举祛除红军的目的。

面对十倍于己的对头的重兵进攻,王明的追随者们竟然照搬了苏联红军的作战“履历”,用碉堡对碉堡,推行正规战、阵地战,同对头拼耗损,结果是根据地越打越小,红军越打越少。

这时,只管毛泽东在军事上已经没有谈话权,但他仍屡次向中央建议:面对强敌,红军必须采取积极防御、诱敌深入的计谋方针。而王明路线的履行者们却回绝采用毛泽东的建议,逝世力主张推行悲不雅防御的方针,先是推行进攻中的冒险主义,提出“御敌于国门之外”的差错口号,敕令红军“全线出击”。红军屡战不胜,陷于被动挨打的场所场面,王明路线的履行者们又推行节节抵御的军事守旧主义,致使红军屡遭重挫。

10月间,贺子珍又生下了一个男婴,由于早产,孩子太弱,贺子珍越发呵护,精心照看,恐怕有什么不测。毛泽东也屡次心疼地看着这个儿子,皱着眉头对贺子珍说:“这个伢子在这个时刻来到人间,生不逢时啊!但我们必然要想尽统统法子养活他,不能再掉去了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